凤执傲之

爱古风,爱动漫,文艺的中二病逗比就是我

(王喻)云归山上归云寺(一)

很迷的王喻,有点逗。
没有云归山这地方,我瞎编的。
        “喻队。”
        喻文州点点头,也实在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王杰希。
        夏休期来云归山玩,竟因为缆车故障滞留寺庙大厅,他百无聊赖四处打量,觉得有个身影相当可疑的熟悉,没想到还真是王杰希。
        “王队好,真巧,我们这回挺倒霉,缆车居然出毛病了。”喻文州笑笑说。
        王杰希随即坐到了喻文州旁边,打开手机看了下时间,道:“十一点半了,据说下午三点就能走。喻队吃饭了吗?我要去吃斋饭,一起?”
        “也好,趁现在人还少。”
        两人起身朝素斋坊走去,人果然也排了有些了,估计再晚点就能蜕变为龙。
        排队无聊,关于这赛季的比赛,两人也正逮了空交流了好一番。
        “霸图的宋奇英和虚空的盖才捷,这季新秀风格倒是谨慎。”
        “嗯,霸图的体系完成突破,更成熟了,得好好研究。”
        “是的,居然在季后赛场上形成,可惜没赢叶修。”
        “叶修……”
         还没等王杰希沉吟出什么,窗口到了,两人只得打住对话。
         “酸辣土豆丝、炒莴笋、白菜汤。”
         “炒木耳、炒花菜、青菜汤。”
         吃过饭后,两人就在寺里参观了起来,死宅通常没什么战斗力,再加上蓝雨微草并不是霸图那种全员健身的另类战队,没一会儿,两人默默瘫在松树底下躲阴凉。
        喻文州注意到了东北角方向人头攒动,很热闹的样子,仔细一看——哦,算命求签的。
        “我去求个签。”他站起来。
        “我也去。”在这里像小朋友一样乖乖坐着,光想想都很奇怪。王杰希强打精神跟了上去。
        排了会队,轮到他们,算命的让喻文州写名字,喻文州大笔一挥:蓝雨战队,温柔一笑:“算算运势。”
        站在后面的王杰希都看不下去了,眼皮猛跳了几下。
        “呃……这个……”算命的嘴角抽了抽,很有赶人的冲动,但是管他是不是寻开心,为了钱,忍!“先抽个签吧。”他递过了装有木签的竹筒。
        喻文州晃了晃竹筒,抽出一根木签,上面只有奇怪的符号,不是一目了然的“上上签”“下下签”,于是递上前去:“怎么解?”
        算命的皱皱眉头,装作思考的样子,六秒左右,说道:“上善若水,此为水命,可奇与木犯冲受抑,命有富贵相,富贵险中求。”
        喻文州笑笑,显然没放心上,交了八块钱拿了个香囊就起身要走。
        险?蓝雨的夺冠的确离不开机会主义,与木犯冲受抑?微草……一听就属木的,好像也没什么不对。
        尼玛,这算卦的也太万金油了吧,真会把握人的心理。
        不过来都来了,王杰希也不介意花点钱玩玩,于是他紧接着喻文州坐下了。
        大笔一挥:微草战队,同样道:“算算运势。”
        算命的一看,差点没骂娘,你们组团玩我呢?
        接过签,又故作神通:“嗯,命运顺遂,中途变折,前途莫测,这命犯水啊!”
        顺遂,微草两连冠的确顺遂,中途……好吧他不想再提,蓝雨,可不就是水嘛!
        拿着香囊,王杰希起身,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结果就见喻文州看着他,笑得极其开心。
        “真没想到你还信这个。”
        王杰希疑惑:“不是你要来算的吗?”
        喻文州晃晃手上的香囊:“少天最近失眠,他以前来过这,这算命送的香囊安眠效果不错,我来之前被他叮嘱了无数遍带特产。”说罢揶揄地扫过来一眼。
        王杰希尴尬啊,不动如他也都有点耳烧了,自己跟着瞎玩什么呢,还差点绕进去了,一点也不理智。
        无奈,也只好晃晃手中香囊:“哦,正巧,我最近也失眠。”

(黑遍)孙二翔自叙

食用指南:1、纯属恶搞,别信
                 2、我可能是个假翔粉
以下正文
        其实我一开始不玩网游的,后来因为想追我们班班花,一玩荣耀的妹子,我也就学着打,练级啊进公会什么的,关系倒也是拉近了,不过后来因为沉迷游戏,追妹子这茬我就给忘了。
        不有一天搞活动吗?那么多经验装备呢,我一咬牙翻墙去了网吧,结果遇上隔壁班唐昊了。我跟他不熟,结果打了场jjc他跟我说,兄弟,一起打职业不?我问他那是什么,他说就是打游戏比赛,可以挣钱。
        我一听兴奋了,终于不用上学了,就想去,去之前咨询了下我后桌哪家俱乐部比较好。我那后桌说好听点是一叶秋迷,难听点那就是叶秋个脑残粉,跟我把嘉世夸得天花乱坠的,好像不去就是sb.然后我问他嘉世在哪?他说h市。太远了,我说,有没有近点的。他说有啊,比如说越云和百花。我觉得百花这名字有种奇怪的既视感,收的不会都是女的吧,想想就去了越云。
        唐昊跟我说他去百花,我就跟他说到时候发几张美女照片给我,然后他不仅叫我滚还骂我傻X。
        越云的食堂挺好吃的,比学校的好吃多了,说实话转会的时候还真的有点舍不得。
        后来去嘉世我不是看到叶秋了嘛,他从来不露脸的,特神秘,班花当年就经常跟我讲她相信斗神真人一定是一个超级无敌大帅比,因为手握全球经济命脉和外星军权而不得已隐藏了真实面目。
        等我看完叶秋我给她发了条QQ:“你可拉倒吧,叶秋还没我帅呢。”
        然后我就被她拉黑了。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干过模仿自己队长被抓包的蠢事啊反正我干过,没办法谁让周泽楷太好玩了。那天我训练完回房间本来想直接咸鱼瘫得了,结果一看到全身镜就控制不住我自己了。(是的我又转会了)
        “大家好,我是周泽楷。”我对着镜子想努力挤出一个温和无辜的笑容,接着我脸就开始抽抽,直接笑跪在地开始捶床。
        我试着皱起眉头,严肃一点:“告诉你,我可是枪王,要是不听话,就用格林机枪突突你,让你死得透透的,怕了没?”然后我又想周泽楷说不了那么多话,一不小心又笑跪了,笑够了我扶着床想爬起来,结果就看见房门开了而且副队一脸微笑地看着我。
        安静如鸡。

槐梦赋
        词作:凤执
月皎白    苔石轻踩
人间四月你不在
槐花开     清香入怀
恍惚间光阴漏拍

舟声荡    故乡望
相伴岁岁渐年长
知己平生人海茫
话家常    谈玄黄
小巷可记我模样
可记曾经的轻狂

槐花白    枝雪覆盖
你踮脚把枝儿拽
月徘徊    竟过几载
无人攥拳叫我猜

秋笛唱    目光怅
同游闲坐饮茶双
流连书坊至斜阳
秋笛伤    旧调扬
书中槐花已泛黄
轻嗅却道是墨香

花影晃    月成霜
梦里集市叫卖忙
携手嬉笑抢糕慌
花影惘    月苍茫
梦醒烂柯徒对窗
寄词一曲到君旁

(轮回)最终时刻之后

       输了……
       又一次……
       孙翔脱下头上的耳机,屏幕上“荣耀”二字,分外刺目。
       他不由得想起一年前挑战赛的最终局,那个人就撑着他的伞,和小手冰凉站在一起,让他心甘情愿地打下“gg”。赢不了的,尽管血条还有剩余。
        现在,从头再来,在这里,3.5秒的时间,又是他,又是他剩下,见证了最后的疯狂。
        比赛已经结束了,5秒、10秒……他可以发很久的呆,想很多的事,可以放下战斗的状态了。
        他拔出账号卡,在封闭比赛室的灯光下,它闪耀着光泽。
        “如果喜欢,就把这一切当做荣耀,而不是炫耀。”
        “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我会让斗神的称号,再次响彻整个荣耀的!”
        一时之间,这些话在脑海里不断盘旋开来,除此之外,孙翔没再想什么,他只是把卡放入口袋,无声地走了出去。
        那个人在舞台上,被所有人聚焦,第十赛季奖杯被高高举起——坠落,所幸有惊无险。
        “兴欣!兴欣!”“我们是冠军!!!”全会场回荡着兴欣粉的欢呼声。
        “说,为什么退赛!”“一叶之秋在你手上,简直侮辱了斗神的名号!”——曾经嘉世粉的声音加入脑海。
        “双一!双一!双一!”——这一赛季,轮回粉们的呐喊声。
        这一次,又辜负了他们的期待。
        队友们站在前方,恍惚间,这条路好像无比漫长,他看见嘉世队服后的一片秋叶飞出,火红,燃烧,落入泥土。
        叶秋啊……
        而眼前的,分明是黑白的队服,低调一如周泽楷,却绝不会被忽视。
        他低头看看,不知面上是何表情,他是同样的黑白。
        过去了,一切,早已。
        他在这里,找到了自己,也找到了团队。
        这个团队那么好,又那么奇怪,不爱说话的队长、擅长交流的副队,还有被他挤去轮换却不怨恨刁难的吴启杜明、爱情绪用事的吕泊远……他们告诉他,大家都一样。
        很多其他地方不可调和的关系,在这里都变得那么随意。
        这就是真正的,属于一支战队的感觉吧?
        轮回,孙翔。
        孙翔,轮回。
        是这样啊……
        太好了。
        记者招待会结束后,江波涛感受到了孙翔的过于沉默,以为是因为3.5秒被叶修打跪让他留下了心理阴影,遂出声询问:“还在想最后3.5秒的事?”
        谁料孙翔摇摇头,只是看着前方,道:“不是,副队,我只是突然觉得,我想待在轮回,一直打到退役。”
        江波涛愣了愣,又笑了:“那可约好了啊。”
        “要是反悔,我和杜明一人一刀!”吴启也来凑热闹。
        “队长还会在旁边补枪!”吕泊远说。
        而周泽楷只是顿步,回头,说了句:“我也是。”
       “我也是。”
       “我也是。”
       “我也是。”
       “额……”杜明瞬间感觉超尴尬。
       “哎呦,忘了这里还有个要嫁到兴欣的了!”
       “彩礼可不能少啊。”
       “让叶修把他那把伞送过来!”
       “得了吧,就杜明那样儿,吴钩霜月一起打包倒贴都没人要!”
        “哈哈哈哈哈!……”
        第十赛季结束了,未来,才刚刚开始。

七期三的身份互换

刘小别
        唐昊:“以下克上!打倒王杰希!”
     (刘小别:在微草,你这样是要被扫把打出魔仙堡的)
        孙翔:“恕我直说,你们的手速,都是辣鸡。”
     (刘小别:哦哦,辣鸡孙翔)
孙翔(接卡场景)
        唐昊:对于刘皓他们“昊哥”的称呼不屑一顾,接卡时感到叶修的手颤冷哼一声,接过卡后说:“你已经结束了。”
      (孙翔:感觉讨打程度跟我不相上下啊)
        刘小别:就普通地接过卡就可以了啊
                     嘲讽叶修?我是傻子吗?
      (孙翔(←傻子):……)
唐昊(全明星赛打败林敬言场景)
        孙翔:“我会让第一流氓的称号,在我手上响彻整个荣耀的!”
      (唐昊:你怕不是个称号迷)
        刘小别:“前辈,真是可惜啊,我赢了。”
     (孙翔:怎么你感觉像我最近看的清宫戏里上位的娘娘似的
         唐昊:干得漂亮
         刘小别:神特么娘娘,这叫礼貌,跟我念“礼——貌”,算了你俩一辈子也不会懂的)

(多cp)同人文什么的太可怕了(二)

接上……
        凌晨两点半,孙翔蹑手蹑脚地走向轮回俱乐部的大门,没想到身后突然传来“哟”的一声。
        惊慌失措的他转身,看见了一个红点,和叼着红点的……叶修。
        “靠你干嘛神经病啊你!”孙翔炸了。
        “诶诶,小朋友把手机递给哥。”叶修特别娴熟特别自然地说着。
        孙翔也不知道怎么,莫名其妙地就递过了手机。
        其原理跟见到韩文清就忍不住递钱包大致相同。
        只见叶修刷刷几下输入开屏密码,拨起了号,一接通就笑呵呵地说:“下来吧小周,哥知道你没睡,生日快乐。”
        我去这家伙怎么知道我手机开屏密码?!孙翔眼珠子都瞪圆了,天啦噜这是犯罪分子干的事吧!
         结果这轮震惊未过,新一轮震惊又袭来,他清楚地看见俱乐部属于周泽楷宿舍的窗口亮起了灯,然后约摸一分钟左右,枪王大大就出现在了他们面前,笑得很开心,周围仿佛荡漾着小花。
        “前辈。”周泽楷走向叶修。
        队长,你是亲队长吗?为什么无视了我去招呼兴欣的那个无耻叶修啊?!
        孙翔的内心极度悲愤。
        然后他就看见叶修把周泽楷抱在怀里,周泽楷一米八的个头,却硬生生把头靠在了叶修肩上。
        好吧他不悲愤了,他石化了。
        俱乐部……也成了一片是非之地啊!
        无奈的他准备打出租车去自己在S市买的房子。
        反正假都请着呢嘛!
        结果一到小区楼下,孙翔一抬头,木了。
        灯,亮着。
        这栋房子只有自己有钥匙啊!
        完了,进贼了!
        现在有两种选择:报警,或者自己硬闯,制服歹徒。
        孙翔从来不是个胆小的人,年青人嘛,对自己的身手极其自信,搁绿化带里捡了根还算粗的树枝就冲上去了。
        开锁,进门,四处搜寻,大喊:“出来!”
        然后一个人影从客房出来了,孙翔闭上眼就要敲他个闷棍。
        结果打了个空,那人闪过了,气喘吁吁道:“别打!别打!是我!”
        嗯?这声音有点耳熟。一睁眼。
        “小事情?!”树枝咕噜噜地滚到了地板上。
        “你怎么在我家?”,孙翔又问:“你怎么有我家钥匙?”
        肖时钦愣了愣,苦涩地笑了笑,从兜里掏出一串钥匙:“是啊……是该还给你了。”
        “晚安,再见,我走了,”肖时钦说着向玄关走去。
        “喂!你给我把话说清楚!”孙翔一头雾水,就颁扯上了肖时钦的肩膀。
        肖时钦身体一僵。
        他转过头,认真地看着孙翔,说:“……对不起。”
         然后果断迅速地套上皮鞋出了门。
        这他妈都是什么事啊!孙翔气啊,一脚踢向手腕粗的树枝。
        嗷!脚崴了!
        虽然已经快四点了,但他真的无心睡觉,也不管人睡没睡,戳开QQ,他就给刘小别发了句“在吗?”
        七期的人,算是不太讨厌他的了,刘小别、唐昊这两人偶尔还能搭句话,鉴于唐昊已经陷入是非之中了,骚扰一下刘小别吐下槽也挺好的。
        飞刀剑:什么事?
        飞刀剑:今天刚打完比赛呢,可累了,乖儿子,爸爸没空陪你怼图。
         一叶之秋:去你的!
         一叶之秋:八卦听不听?
         飞刀剑:哟,你还会八卦?
         飞刀剑:讲讲看
          一叶之秋:……这事儿吧,有点长,唉,我才起个床,身边的哥们都弯成了蚊香……
          孙翔飞快地描述了一天的所见所闻。
          飞刀剑:大哥,别玩了好么大哥!这都圈里万众皆知的事儿了你来八,你是在山洞里训练的么?
         飞刀剑:冷漠.jpg
         飞刀剑:貌美如花的朕睡了.jpg
         一叶之秋:别呀!这还没完呢!
        一叶之秋:今天我回家,结果小事情在我家!
        一叶之秋:他还了我钥匙向我说了句对不起就走了
         一叶之秋:喵喵喵?
         一叶之秋:他为毛要偷配我家钥匙?
         飞刀剑:孙翔,你别是被刺激傻了
         飞刀剑:不就是肖时钦要结婚了么,坚强点!
          一叶之秋:???
          孙翔百思不得其解,这肖时钦只是他的前同事而已,结婚不请他,他不至于受刺激啊?这货私自配自己家钥匙,还说对不起,难道是……
        难道是……
        其实肖时钦有不为人知的私配钥匙乱闯别人家的癖好被自己发现害怕我告诉新娘导致孤独终老所以羞愧地道歉并奉还钥匙头也不回地走掉。
        嗯……有道理!
        一叶之秋:我不怪他,真的,我想明白了,多大点事儿嘛
        一叶之秋:我不会告诉她的,他就安心地去娶媳妇吧!
        刘小别既欣慰,又感觉受到了惊吓。
        这特么是孙翔?
        飞刀剑:你能想通,太让我意外了,下轮轮回对微草,请你吃涮羊肉去晦气,怎么样够意思吧?
        呃,刘小别干嘛请他吃饭?不过这件事也的确郁闷,去晦气,蛮好。
        一叶之秋:行,谢了哥们,心情好多了
        一叶之秋:回头来C市一起数串串啊
       孙翔陷入了酣睡……
       然后他以为的梦中的半小时后,他醒了。
       一睁眼,就看见队长副队吴启小明围着他。
       这哪儿?他直起身,发现:轮回医疗室!
       江波涛开口:“小孙,今天早上训练没见你,我们去你宿舍,发现你发高烧了,怎么样,现在好点没?”
        “好、好点了。”孙翔道,然后又下定决心般说:“对了副队,看到我手机没?”
        周泽楷递过了那只苹果,孙翔一开屏:11:30,他打开QQ,屏蔽了戴妍琦。
       

(歌词)散场怕什么

        这个是写的歌词,木有原曲,写给第九赛季挑战赛落败的队伍嘉世、诛仙、无极,目前只完成了第一部分
        诛仙:曾怀豪情诛仙屠龙
                 一朝沉沦十年坚守
                 重生戏剧终究成空
                 无奈作别步步枯荣

        无极:存亡俱定在这一局
                 落日下谁托付话语
                 浴血往日登峰无极
                 燃烧在兴欣之火里

        嘉世:巅峰王朝陨落身影
                 作鸟兽散残垣断壁
                 望天际竟再扬旌旗
                 留下吧胜负未可期
诛仙、无极合:
                 热血和青春是共同记忆
                 再多来来去去从未放弃
                 散场怕什么挥舞吧双臂
                 管你豪强怎能浇灭战意
嘉世、无极、诛仙合:
                 并非胜者才配欢声笑语
                 我们也值得舞台去奠祭
                 散场怕什么这就是竞技
                 拼尽全力也算酣畅淋漓
                

(中秋)你们在干啥(呼啸篇)

        不管别人的中秋怎么过的,唐昊都觉得,他的中秋估计是过得最惨的。
        今天N市下了豪雨,没错,豪雨!可以影响交通的那种。
        放不了假的队员们凄凄惨惨戚戚,唐昊觉得为了安慰队员,他该做些什么。
        于是他们去了隔壁三楼吃自助烧烤。
        吃完烧烤后,他们坐电梯准备下楼。
        然后在二楼的时候,停!电!了!
        一窝人堆在电梯里瑟瑟发抖。
        苦逼的是维修人员迟迟不到,从晚上十点散场,到现在已经凌晨两点,四个小时过去了。
        你说说,团聚团聚没有,现在连个月亮都见不着,倒霉不倒霉?
        完了他太想踢矿泉水瓶子了。
       

(中秋)你们在干啥(兴欣篇)

        “一点过了,还不睡啊?”苏沐橙走到阳台,不出意料地看到了叶修。
        其实,自从重返联赛以来,叶修早就调整成了规律的作息,“保养得好”并不是句空话。
        没有活动,没有boss,没有录像,他只是靠着栏杆,静静地吸着烟。
        苏沐橙心领神会。
        “今天的月亮很圆啊!来,吃个月饼。”
        说着,她从身后掏出一个月饼:“蛋黄莲蓉味,没记错吧?”
        叶修笑笑,拍拍苏沐橙的脑袋,接过月饼,咬了一口:“当然,要你都记错了,那还得了。”
        “我哥最喜欢吃豆沙月饼了,每次的豆沙月饼都是他吃。”苏沐橙说着,突然愣住了。
        她喜欢吃火腿馅的月饼。
        肉馅的月饼比较贵,每年中秋他们也就买一两个。
        每次她问,哥哥你吃不吃啊?
        苏沐秋都会说,不了,沐橙吃,我喜欢吃豆沙月饼。
        傻子哥哥……
        “今儿月亮可真圆啊,”叶修说,“南山看得到吧?”
        “嗯。”苏沐橙抬起头,空中皎月不声不响。
        “他一定会看的。”
        那么,就像未曾分别。
       

(中秋)你们在干啥(轮回篇)

        “所以我们为什么要在中秋节晚上到俱乐部顶楼吃火锅?还是鸳鸯锅。”孙翔一边狂夹着牛肉一边吐槽。
        习习别闹,没发现辣子的那边只有你在夹吗?那就是为你点的啊!江波涛忍住咆哮,微笑道:“呵呵,这不是顶楼景色好,看得见月亮嘛,是吧小周?”
        “嗯!”周泽楷点点头,指着夜空,笑意温暖:“月亮……好看。”
        于是轮回众人放下火锅这喧嚣的战场,举头望月。
        周泽楷又开口了:“好美丽,对不对?”
        “其实,我小时候,特别喜欢一个传说……”
        据孙翔描述,当时,轮回全员像中了邪似的,跟幼儿园小朋友一样安静地坐着,听周泽楷时断时续地说着话。
        ……居然谜之温馨。
        然后火锅冷了,夜渐渐深了,都要一点钟了,周泽楷终于把故事说完:“嫦娥每年中秋,都会在月亮上跳舞,可是,地上的后羿,再也看不到了。”
        好感动……杜明甚至抹起了眼泪。
        直到散场了很久,孙翔才发现了有地方好像不对。
        他们,听到了周泽楷讲故事?
        Exm???
        啊……他可能,还不是很了解轮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