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执傲之

爱古风,爱动漫,文艺的中二病逗比就是我

啊,好想看男婶婶X压切的粮啊……
好像大家都是压切X女婶的呢

温馨三十题(二)

依旧混杂cp以及……第四题我卡住了所以以后再放吧( •̀∀•́ )
5、床单要绿色还是蓝色?(绘花)
      “花火?”红发的女孩微笑。
      “你在发什么呆啊。”两只手分别拎起两张床单的一角。
       绿色,还有蓝色。
       “哪个比较好呢?”她再次转身,看见的却不是那个拥有美丽眼睛的女孩,而是黑暗,还有天花板。
       啊……是梦啊。
       果然。绘鸠早苗苦笑,怎么可能嘛,这样的事,这样的未来。
       花火,花火……尽管如此……
       尽管如此。
6、领带歪了。(雪燐……吧?)
      奥村兄弟一个平常的清晨。
      依旧快要迟到,所以急急忙忙的燐。
      还有镇定自若,缓慢进食的雪男。
      “多谢款待!”放好餐具后,燐便火急火燎地冲向家门。
       “等等,尼桑!”雪男推了推眼镜:“你的领带歪了。”
       正在套鞋的燐突然停下动作,微微一愣。不知为何,神父的脸浮现在脑海。“你会不会打领带啊?”笑意,那双慈爱的眼睛看着自己。“啰嗦!”自己当时却还那么别扭。
       不会再有了,不会再有父亲可以让自己叫“老头子”了。
        “怎么了?尼桑?”看着燐突然停下动作,雪男疑惑地问了一句。
        “没、没什么。”燐回头,露出平常的爽朗笑容,正了正领带,开门:“我走咯,雪男!”
        老爹,你等着,我一定,一定会成为最强的驱魔师,打倒撒旦,给你报仇!
        驱魔班的同学表示:今天的奥村燐像吃错药一样,莫名的认真呢。

7、“我忘了拿浴巾”(夜伊)
      “狗朗,我忘拿浴巾了,你帮我送过来好不好?”伊佐那社无奈地在卫生间等待,唉,自己真是粗心啊……
       过了一会儿,一只手探了进来,手里晃着浴巾。
        “谢谢。”他接过,笑道。
        谁知那只手却并不就此缩回去,反而试图把门推开。
        “等,狗朗?”伊佐那社有点慌。
        门霍地一下被打开,一个肉体就这么扑了上来:“小白小白,不穿衣服的感觉是不是很愉快呀?”是……neko,还是裸体的neko!!!
        刚进家(宿舍)门的狗朗只听到浴室一声巨响,还以为有敌袭,抽出刀就冲了上去,没想到看到的却是这样的画面。
        “狗、狗朗?快来拉我一下。”被neko压在身下(?)的伊佐那社露出平常的无奈微笑,如果忽略两人都是赤条条的话,的确算是正常景象。
        而狗朗此时只能结结巴巴地留下一句:“打、打扰了。”转身离去,一边走,一边攥着手中的录音机,默念着:
        “三轮一言大人,我该怎么办?我如今侍奉的那位王,竟然做出侵犯幼女(?)这样不知廉耻的事……我该如何继续面对他啊……”然后他随意按下一个键,亡主的声音从电器里响起:“嫉妒和焦躁啊,你是爱情何等可爱的附赠品。”
        ???
        再按一个。
        “人要学会正视罪恶,拥抱它,并去追寻救赎。”
        嗯……
        再按。
        “偶尔坦诚相见,不失为乐事也。”
        狗朗陷入了沉思。
        伊佐那社表示,那个半夜突然回来坐到他床边默默脱衣服的家伙,一定是假的狗朗。

【鬼彻】月下曲(壹)

前言:大家好~听说鬼彻二季要出了,几年前追过,还真是回忆了啊,有点小开心,所以想写篇贺文。我是纯动画党,有什么与漫画不符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
        这篇文的cp连俺都不知道走向,所以不是鬼白鬼only,还有雷bg者请勿入……
        另外,此文以中/国天界为主场,私设多如狗,以及俺是走欢乐文艺向的,所以没有肉(掩面)
        以上,可以接受的话,客官请食用吧(>^ω^<)
…………………………………………………………………………………
        “玉兔汉方,极乐满月?”凤凰皱皱眉头,重复道。
       “是啊,这个名字不错吧。”白泽一手把玩着几根白芷,一手撑脸,说道。
        凤凰叹口气:“明明记得不久前你才有兴致钻研医术,不承想如今都可以开店营业了。”两神对坐,无言。
        月色皎洁,是现世的中秋,月宫的主人终于自桂树后现身。
        嫦娥轻笑:“两位大人光临广寒宫,招待不周,还请见谅。”
        几只兔子蹦蹦跳跳,为神兽大人们端上数盘精致小巧的月饼。
        “咦——”白泽抱起一只白兔,轻抚它的皮毛:“好乖巧,我也想养几只。”
        凤凰举起跟前的桂花酒,用小孩子的相貌面不改色地饮完了一盏又一盏,然后道:“你竟来与嫦娥仙子抢月兔?”
        嫦娥笑笑,神情落寞:“不妨的,若大人喜欢,便带几只去罢。”说罢起身。
        “你又要起舞了?”白泽问。
        “是啊,尽管后羿永远看不到了。”她扬袖,对着云海茫茫。
        凤凰有些醉态,尾巴已显出来,大着舌头道:“说来,你偷药……也是不久前的事!”
        又是良久的沉默。

      
        白泽也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梦见数千年前的这么个片段,明明离中秋还早呢。
        睁眼,他依稀还记得那浓郁的桂香。
        而这时,手机响了。
        是凤凰。
        “天帝要举办选美比赛,你带上几个日本美人过来吧。”电话那端传来稚嫩的童声。
        “什么?!”白泽的脸上顿时跳动着几条黑线。
        “上次中日交流会不都几千年前了嘛,天帝也一直念叨着要办个比赛玩玩,这几天恰好比较闲,你就别不高兴了,这里美女一抓一大把,有的你泡。”
       “好的没问题!”一个兴奋的鲤鱼打挺。
        凤凰挂断电话,摇摇头。唉,这家伙还是那么好色啊。
        迟早跌上头。

        美人?……嘛,先去问问小妲己吧,虽然她原籍是中/国。
        白泽收拾完毕,哼着小曲儿准备出门。
        “又要去众合地狱?”桃太郎无奈地发问。
        “哎……是,吧?不过这次不是逛花街去的哦,是有任务。”听闻此言,桃太郎的脸上仿佛写上了“信你才有鬼”几个字。
        “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可要好好看店啊。”
       
       
       
        
  

世初
“我喜欢你”
“我也是”
人渣
“我不喜欢你,但我能跟你上床”
“好啊”

温馨三十题(混杂cp)

虽然是温馨三十题但是我果然还是画风清奇,这么逗比只希望不要被打~
  1、一杯可乐,两只吸管。(露米)
        汉堡店的活动,送可乐。
        只剩一杯了。
        对赔着笑又唯唯诺诺的服务员无可奈何,阿尔弗雷德啧了一声,看向那个和自己争赠品的顾客。
        ……世界真是小啊。
        当看见伊万.布朗金斯基那张貌似灿烂实则鬼畜的笑脸之时,他不由得如此感叹。
        “哟,蠢熊。”
        “说谁呢蓝蓝路白痴★~”
        暗黑气场瞬间弥漫。
        “两位先生,要以和为贵哦。”唯恐店不被拆的店长小姐出面了,她拿出另一根吸管,插进了可乐里:“这样的话,就没问题了吧~!”
        “您在做什么呢,小姐?”俄罗斯人的微笑变得恐怖。
        店长小姐掏出手机,说:“两位是恋人吧,上次在我们这里的告白,全都录下来了哦。”
         美国青年扶了扶眼镜:“这是侵权。”
         “总店老板说了,您什么时候还债,这个就什么时候删,还有,上次把店内设施损坏的帐还没有算呢。”她举起可乐:“所以,请先生们这次还是快点离开吧。”
         阿尔弗雷德不再说什么,拉着伊万,提着可乐就走了。
         妈的,差点忘了这是王耀老狐狸的别墅了。
         再也不在中华街上打情骂俏了。
   2、睡着的猫和他。(青临)
         黑沼青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原因是那个讨厌的家伙,折原临也。
         遭到暗杀了吗,还是什么,流了好多血。那只黑猫是怎么回事?在半死不活的人旁边倒是睡得挺香。
        嘛,偏偏横躺在他回家的路上。
        阴谋吗?
        像对待流浪猫般,把他踢到墙角。
        啧,这样也感觉不到啊。
        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少年翻出密医的邮箱地址。记得这两人是朋友吧。切。
        另一边,正在幻想和赛尔提如何ooxx的新罗突然收到一条信息。
        “折原临也这家伙受伤了,在xx路xx小巷,别说是我发的。”
        哎呀,还真是……有趣呢。
        新罗不自觉地笑了。
  3、迟到五分钟。(帝正)
        “家属还没来么。”
        “在门口呢,好像还不能接受。”
        连小雨也没下,天晴得厉害。
        哈哈,帝人,这就是你的葬礼吗?
        抱歉,抱歉,我……迟到了啊。

《人渣的本愿》……中毒了啊……
  补完第四集真是胃疼。

一个诡异的梦

        事先说好lo主不吃双黑。
        首先,我梦见自己是小孩的身体,和另一个小孩一起愉快地奔跑着,不知道为什么,我知道自己是中也,他是哒宰。
        魔性的时候到了,好像是我莫名地开口:“青鲭,对,你就是青鲭!”“嗯……那中也你就是蛞蝓!死蛞蝓!”哒宰开口了,然后我俩一边跑一边哈哈笑:“青鲭青鲭!”“蛞蝓蛞蝓蛞蝓!”“哈哈哈哈哈……”
         ……这导致早上醒来lo主深深地思考了一下人生。
        
       

第一题 亡


        “呐,不知有谁说过,死是一个一直陪伴身边的女人。可惜啊,她始终不愿意向我敞开怀抱呢。”
        那是个俊美的青年,鸢色的眼睛非常好看。
        为什么那么憧憬死亡呢,真是个奇怪的人。
        “小姐,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记性真好,没错,见过,见过四次了。在他入水自杀被捞上来的岸边 ,在他服安眠药被发现并抬上担架的酒店门口,在他上吊未遂被抢救下来的仓库里,在他跳楼却被拽回的天台。
        “人的相遇真是妙不可言呢,如何,美丽的小姐,愿意跟我一起去殉情吗?”
        我看着他,看着他悲伤的灵魂,开口:“你今天若是自杀的话,会成功的哦。”
        他看起来好像很开心,不过也可能是假的:“你真是会说话啊,小姐,那么,祝我梦想成真吧。”
        我可没有说笑,这一切都不是巧合,从他第一次企图接近死亡开始,我就在注视着他了。
        死是一直陪伴身边的女人。
        今日,我将对这位可爱的孩子敞开怀抱。
        ……时候到了啊,那灵魂中的生命之火,已经奄奄一息。
       

关于中国文豪们的脑洞(二)

二、电力储备
       “雷雨!”在青年的召唤下,无数闪电奔驰着,伴随着雷声震耳欲聋的咆哮,将所至之处击为焦土。
       “曹先生真是太帅了!”从战场上下来后,林海音星星眼握拳赞叹着。
        几天之后,突然打起雷来,闪电仿佛要把夜幕撕裂似的,暴雨顷刻而至,研究所的各位把电闸关了,点起蜡烛看文书。
        就在这个时候,曹禺说他要出门。
        林海音下意识就要喊:“不行,这样太危险了!”但是看着其他人一脸习以为常的样子,也就忍住了,待人走后才小声提问:“曹先生是要去做什么呢?”
        “噗,你还不知道吧,他的异能雷雨是需要电力储备的,这种天气越被多打几次,到时候越能使出狠招。”冰心答道。
         ……那不就类似于人形充电宝吗……
         林海音感到曹先生在她心中的高冷印象崩塌了。
         注:曹禺,异能力:雷雨,因为本身就是电力操控者,身体易于常人,不但不会被电击伤,还可以储存电力发动攻击。
        林海音,中国异能研究所新成员。
        ps:华夏异术事务处是另一个组织哦。

关于中国文豪们的脑洞(私设/段子)

最近入了文豪野犬的坑XD
不禁开始脑补起了中国文豪们
以下是一些私设的脑洞小段子
与三次元文豪无关!与三次元文豪无关!与三次元文豪无关!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一、论能力的妙用
        好吃的、甜甜的点心,味道一定很好吧!
        可那只是孩子的福利。
        这么想着的曹雪芹小姐微笑着喊了下正在享用美味的小正太:“渊明。”“何事?”小脸转过来,大大的碧绿眸子直盯着她。
        就是现在!“红楼梦回!”
        陶渊明只觉得后辈的眼睛突然变得十分有神,好像有什么魔力一般,“把你的点心给我。”他听见她低声地说,更奇怪的是,他居然顺从地做了。
        “啊呀,要和姐姐分享吗,真是个乖孩子呢。”声音大起来了。
         看着后辈挂着一丝满意的笑容吃着甜点,他也笑了,真是实用的异能力啊,很有潜力。
         只是抢自己东西吃这件事,还真是恶劣啊。
         后来,当曹雪芹听闻自己的临时上司就是那个绿眼小正太时,深刻地感受到了命运的嘲弄和未来的艰辛。
        注:红楼梦回,曹雪芹的异能力,能够在瞬间控制与她目光交接之人的心神,使之对她唯命是从。
        关于上司及后辈:曹雪芹是刚加入华夏异术事务处没几天的新人,原本的上司是处长屈原,而屈原因为出差,导致陶渊明成为雪芹的临时上司,陶渊明虽然年龄小,却是事务处初建时的成员,所以常被众人称一声“前辈”,然而认为小孩子就是小孩子的曹雪芹依旧“渊明渊明”地叫。
        不得不说真是各种意义上的作死呢,曹雪芹小姐。